【叶蓝】第十八封情书

#2018叶修生贺

#叶蓝催婚小分队活动

#22:00

1.

蓝河自认在个人情感上不是勇士型选手,他累积不多的勇气一半用在暗恋一半用在追求叶修。就这么些勇气,全被他倾注在叶修身上,按笔言飞的话来说,真是豪赌一场。

不过蓝河天生就比寻常人赌运要好上一些,在他才把《恋爱宝典》学以致用了一半,荣耀教科书就这么被他稀里糊涂的追到手了。

五月到了,叶修生日也迫在眉睫,蓝河为了给叶修筹备生日礼物急的直掉头发,陪着他一起掉头发的还有笔言飞。

当然,笔言飞的脱发是被蓝河烦的。

笔言飞那个烦啊。你说这人吧,不谈恋爱还是一正常小伙子,怎么谈了恋爱整个人就恋爱脑了呢。

“哎,二笔你说什么样的礼物适...

叶蓝催婚小分队——05.29群内叶修生贺连弹活动预告

那个……嗯……_(:з」∠)_大家一起玩吧…

叶蓝催婚小分队:

大家好!叶修生日临近了呢!又到了一年一度庆贺的日子!今年相聚在这里的大家决定一起出谋划策产出建群以来的第一个活动!噔噔噔!为大家献上粮食!



活动为12连弹,于叶修生日当天05.29按每两小时一篇放出!



(掏出staff表认真的念了起来)


【0:00】 @闲来煮茶 


【2:00】 @城南 


【4:00】  @九洲幻想 


【6:00】  ...

【蝶月】天光暮雪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王艺婷罗陵亲妈=3=

一场人工造雪的小段子【剑毛毛的功体简直太浪漫……】


公孙月看过很多雪,唯独没看过阴川蝴蝶谷的雪景。

阴川蝴蝶谷终年如春,无明显季节变化,可就在今日,蝴蝶君兴冲冲来告诉她,今夜蝴蝶谷将迎来百年来的第一场雪。

公孙月抬头看了看正晴的天空,实在不知蝴蝶君是如何得知今夜将有初雪。

诚然,此事蝴蝶君早在半个月前就谋划好了,先是悄悄准备好了厚实的墨貂大氅和花月红,再来就是央着公孙月陪他一起等雪,撒娇撒痴无所不用。

“看雪在家里看就好,为何一定要去蝴蝶谷?”

“蝴蝶谷内有阴川潺潺,有鸟语花香,幕天席地多浪漫啊。”

“幕天席地,下起雪来无物遮蔽。...

【叶蓝】龙抬头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虫爹 

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不那么神秘的国度。它富饶美满居民安居乐业,惹得周边国家眼红不止。

这个国家的国王膝下有一位小王子,这位小王子呀,打小就机灵活泼讨人喜欢,长大后更是深得子民的爱戴。

在他成年礼那天,向来疼爱王子的国王终于下定决心给他赐名。国王把那条养育了整个国家的河水名字给了王子,从此王子就叫蓝河了。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立储的时候了,国王宴请周边国家的领导人们一同见证。宴席上,蓝河喝了一杯带料的酒,当场昏死。现场可谓人仰马翻,须臾间老国王已把各国使臣全数扣留。

请来了国家最顶尖的巫术医疗团队,国王守在蓝河病床前忧心仲仲,“大祭祀啊,我...

【鷇梦】必有邻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素素。


罗浮丹境内,鷇音子受到莫名牵引,魂体在回归与留下之间角力。

咬牙抑制体内剧痛,鷇音子封穴护住心脉,运功抵抗,勉强写下今后应变交给殊十二,“照……照书信行事。”话音落,鷇音子灵光四散,就此倒下。

魂识穿过叠叠迷雾,再睁眼时,他仍在罗浮丹境,眼前人却是许久未见的三余无梦生。

“哈,这局我赢了,你该按照承诺行事。”无梦生摇着扇子,脸上是鷇音子从未见过的恃宠神情。

鷇音子四处打量时,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你高兴的太早了,胜负还未分明。”

鷇音子对现在的情形一头雾水,明明不曾说话,却仍有他的声音,一字一句都非他所想,这是回到过去了还是进入未知空间了?若是过...

嬉游记里的佛剑形象都崩完了哈哈哈哈
看好多遍每次都会被大师笑到😂😂😂

【鷇梦】凉茶驱魇

ooc属于我

1.

苦境出了位颇有威望的道长,道长名号唤作鷇音子。人都说鷇音子道长法术了得,不论多厉害的妖魔邪祟,在他手下绝走不过三招。

这日,日常为苦境百姓排忧解难的三好优秀道长鷇音子,做完法事从一门大户家中出来。

这户人家求的安宅法事,做法在正阳午时最好。拒绝了主人家邀请共进午餐的请求,鷇音子信步移至一处琴行旁,心中默数到十,店内走出一位身后背琴,白衣白发的翩翩公子。

就在这位公子将要从鷇音子身边经过时,鷇音子把手中浮尘甩搭在肩上,伸手将人拦下。

“这位朋友请稍候,吾观你面色异于常人,能否让吾为你算上一卦?”

2.

今日是屈世途去琉璃仙境的日子,偏偏不巧,泉音飞羽琴就在这个...

【鷇梦】鸟仔啾啾啼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素素~

春夏交替的节,湿润的空气黏在身上很是难受,午间时窗外翠绿的叶子被晒的金黄。

这种惬意的感觉,让无梦生忍不住伫立静静感受时间的宁静。

他不是喜欢追溯过往的人,因为这一路走来,地上淌的血迹太过触目惊心。许是偷闲的时光太难得,让无梦生不由自主回想起了那个与他说话总是眉头微皱,万般担心却只藏在心间的人。

这个人呀,想起来便让人忍不住在心底偷笑。

此时有风过,将树上的叶子卷入窗内,无梦生伸手接住,忽觉这叶片被小虫蚕食后的形状有些像幼雏。

幼雏……不知现下苦境如何了,魔佛波旬祸世他与苦境可还能支撑吗?

“无梦生在吗,天琦爵前来拜访。”

“推门直入便是,不过如今...

【天梅】【天罗子x凛若梅】怀铅怀缘

天罗子x凛若梅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彼此
【高亮】有大量原作剧情的二次创作

1.
哭天喊地美到毙,葬千葬万葬蓝山。
葬蓝山坐在店内算起过往的姻缘帐,不禁叹气,她婚事已经黄了八八六十四桩,看来命里佛缘,不得不过了。
正哀婉间,店外走入一位手捏佛珠,脸覆面具的带发僧侣,逆光而入好似身披佛光,只一眼便留在心底。
啧啧,遁入空门真是可惜。
“请问姑娘你是此店的主人葬蓝山吗?”
细细打量了来人,蓝山心中有所猜测,“正是,不知大师来棺材店有何所求?”
“所求两物,一者棺材,二者眼泪。”
待天罗子将东村一事细细说明后,蓝山明白了这棺材用意,只是这眼泪又是什么意思?“棺材?我这儿的棺材价格参差不齐,禅师要...

【风雀】深扒:昨天当着全院600号人当众告白的FQ,今天就手牵手逛街了!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风雀彼此~

1.

大一抱着满腔热血的杜舞雩遇到了鸠神练和弁袭君,三人一拍即合创建了逆海崇帆话剧社。

三人分工很明确,杜舞雩和弁袭君打双男主的阵容,鸠神练主笔剧本,偶尔客串,。在弁袭君锲而不舍卖安利的精神下,逆海崇帆内部逐渐壮大的同时,鸠神练也写出了令逆海崇帆名声大噪的剧本《轰定干戈》。

作为这出话剧的双男主之一,杜舞雩在学院里常常被人喊成剧中祸风行角色名。相较杜舞雩,弁袭君的情况好很多。

因为母胎带出来的天生优势,俊俏的脸蛋让他在刚入学时就成了学校论坛的风云人物,被不少学姐学妹挂在窗前作明月。

可惜好景不长,大三上半学年的《轰定干戈》剧情里,祸风行因信念不一致...

【鷇梦】双棋未遍局

是小暑,是雨声淅沥的早晨。

无梦生端坐着,看窗外雨幕中那道熟悉身形撑伞徐徐而至。

鷇音子进屋前将手中被雨打湿的油纸伞仔细的立放在门角,这些动作都被无梦生收入眼底,细细算来,这位鷇音子先生已经连续登门拜访三月有余,期间风雨无阻,而眼下这架势似乎还没有停下的打算。

许多事情,只做不说却又想让他人看透心意着实是给人出难题,无梦生如是想。

站在无梦生身后,鷇音子指尖穿过墨雪夹杂的长发,留一缕在掌心轻轻握住:“吾观你气色已比之前好上许多,黑发也少了许多。”

鼻尖萦绕着令人安心的丹草炉香,无梦生不经意的深吸了口这清苦尾甜的气息:“有鷇音先生这些日子来的照料,三余不敢不好。”

“你若早听吾一言,...

【叶蓝】无事献殷勤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虫爹

1.

城外有座小土包,高约两丈,被道上人美化称作“论剑峰”后成了单挑决斗的不二选择。


此时,论剑峰上一红一蓝两道身影对立而立,气氛剑拔弩张,而峰下围观群众对峰上情形早已习惯,更有甚者看戏不嫌事大,兜售茶水瓜子的声音比两位当事人交谈声还大。


忽然,峰顶那名蓝衣剑者提声怒道:“要么打趴我!要么从蓝溪阁地盘里滚出去!”


话音刚落,蓝衣剑者迅速扫视了一圈围观人群后,昂首挺胸走到红衣人面前,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叶哥给点面子啊,我小弟都在下面看着呢。”


背伞的红衣人摇摇头,“不是我不给你面子...

奉天逍遥

梗源自图二那位兄die

图源官博!
我的天啊!鱻生也会去啊啊啊!!4.30!!乌镇!!!

【叶蓝】包办婚姻对象考察记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虫爹 

江南三月雨绵绵,春风湖面风拂柳。 

湖面泛着一叶孤舟,舟上的青衣男子迎风而立,衣袂翻飞,腰间佩长剑,绛红剑穗摇曳生姿,墨竹笛所奏出的清脆悠扬被风吹散。
好一副青衣入画,远处白石桥上的叶修如是想。
撑篙的翁伯声高,“公子啊,船头风大,您站稳了嘿!”笛声戛然而止后,叶修听见了一把温润的嗓音:“多谢阿翁提醒。”
青衣人朝撑篙翁行了谢礼,转身欲继续吹曲,叶修看准时机弹出手中把玩已久的石子,果然那青衣男子精准踩到,顿时失去平衡,张开的双臂如同初学翱翔的小鸟般扑腾:“我我我—!卧—槽!!”
“扑通!”
落水声响,始作俑者叶修在桥上看的开心,等那青衣人喝...


2333不知道我首页的各位能不能看见~
不过相逢即是缘,在这里祝大家新的一年工作学业事事顺心,身体康健,每天都能有好心情!💖
狗年啦!行大运啊各位!🎊

【叶蓝】人家都在秀恩爱,你这是干嘛

ooc属于,人物属于他们彼此 小甜饼一枚~还是没赶上末班车,那就当新年贺文了吧


二月十四号情人节,对于蓝河来说和普通日子并无不同。


早上起床后准备好早餐,再去喊那个蜷缩在被窝里的叶姓男士起床吃早餐。


对于早起这件事,叶修很困惑。


昨晚荣耀开启的情人节与春节联动活动,让两个早已不熬夜的人鏖战到凌晨。在许博远打出第八个哈欠时,他拔出了账号卡选择下线。


“我扛不住先去睡了,叶仙人请你继续保持!”


叶修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半,嗯……?他飞速用手掌搓了把脸,果然毫无困意!


看着哈欠连...

叶修:情人眼里出……

蓝河抢答:我知道!出西施!

叶修:不不不,是出你。

蓝河:???谁家姑娘看上我了?

叶修:……蓝河你可以。:)

【叶蓝】小跳蛙

有私设 非常短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虫爹

1.

每周五晚叶修和蓝河都会在床上研究交流人类原始行为。

他们俩都是精力旺盛的好青年,下午才学习过新知识,现在是非常的天雷地火。

漫长的铺垫过后终于要进入正戏了,蓝河却喘着气喊中场休息了:“别…叶老师……你先停一下…”

埋在蓝河锁骨上舔咬的叶修置若罔闻,箭在弦上如何能停?

两次劝阻无效后蓝河炸了,“靠!叶修你等一下!我儿子好像回来了!”

叶修:???

不是?儿子??下午不是说好了师生吗???

趁着叶修愣神,蓝河赶紧扒开他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在蓝河摸上手机的时候,叶修回过味来了,他快要被蓝河气笑了。

蓝河说的儿子,正是上周蓝河强烈安...

【叶蓝】朋友,道侣条款了解一下?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虫爹,修真设定全部瞎扯


蓝河最近有点烦,原因是家里催婚催的紧。


族中长老们声泪俱下,大公子您这一辈里就您一个还单着了,平日里跟您瞎混…啊不是,跟您一块儿修行的笔言飞少爷年前都结道侣了,您能不能考虑一下终身大事啊?


蓝河心想,可以,罪魁祸首笔言飞。


长老们又说,我们蓝氏不是那么不开明的玄门家族,您只要领个道侣回来,甭管男的女的我们都给您大办了。


想好了一套完美拒绝操作的蓝河正欲开口,然长老们是何等人精,观他面色便知他心意,立即双目噙泪,嘴唇轻颤。蓝河心软,他最见不得老人家这副模样,只能无奈答应。...

阿尔卡基娜:真的吗?那他为什么不选一个普通的剧本,却勉强我们听这种颓废派的呓语呀?如果只是为了笑一笑,那我也很愿意听听,然而,他不是自以为是在给艺术创立新形式、创立一个新纪元吗?这一点也谈不上新形式。我倒认为这是一种很坏的倾向。

特里果林:无论谁,都得容他按照自己的意思和自己的能力写呀。

【叶蓝】为了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而努力!

ooc预警 一见钟情 校园傻白甜
叶修班上来了个转学生,班主任把他安排成了叶修同桌。
“你好啊,我叫许博远,我们以后就是同桌了,大家互相照顾哈。”
天子脚下长大的叶修心想,这是哪儿的口音,NL分不太清还黏黏糊糊的,不过……挺好听。
叶修没来急的自我介绍上课铃先响了。
都是冲着考清华北大来的,上课期间教室安静非常。
叶修用眼角余光打量他的新同桌,怎么长得这么细致,南方人都这样吗?
都说目光是有实质的,许博远听着听着课就觉得他同桌在看他,回过头一看果然是。对于这样单纯无恶意的目光许博远回以微笑。
叶修怔了怔,这南方小男仔笑起来还挺好看啊?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叶修伸了个懒腰对坐在靠窗的许博远说:“刚上课没来急说我...

【叶蓝】惊梦

ooc预警 将军叶X先生蓝 不完全民国AU 私设有 架空吧?

1.

“许先生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许博远坐在这奢华至极的会客厅中只觉得双眼发黑,“我…我来…我来取书,不知叶先生看完了吗?”

叶修端起茶杯放置唇边:“书自然是看完了,只是许先生你不是为这事登门拜访的吧?”

叶修说话期间许博远时时观察着他的脸色,心中更是懊恼,不该来找叶修帮忙的。

“一点小事本不愿惊动叶先生,只是那东城巡警欺人太甚……”话未说完,叶修便打断了,“此事副手已经告知于我,许先生的义兄被人刁难,那便是叶某的义兄被人刁难,”他起身握住许博远的手,“先生放心,此事叶某定会还义兄一个公道...

【叶蓝】拯救夕阳红恋情小队

ooc预警 有私设

在叶修推门进入公司那一刻,魏琛隔着老远的距离瞄见了叶修空荡荡的右手,他心中咯噔一下,这是……有戏看了?


真不怪魏琛想的太多。


自从叶修三个月前忽然宣布要把他现居的那套两居室租个房间出去后,大约过了一个礼拜这孙贼就开始提着饭盒来公司了。


叶修第一次带着饭盒来公司的时候,大家都很意外,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叶总监居然是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新时代好男人。


再看看这饭盒里的荤素搭配,两荤一素,营养均衡,微波炉叮过后打开饭盒香味令人垂涎三尺,众人感叹,叶总监真是好男人呀,想嫁。...


【叶蓝】睡了你以后我们有了明天

ooc预警,有车注意,私设多如牛毛


三月立春,新芽已抽寒意仍是未退。


诊断室内许博远看着眼前貌美的妇人怔怔出神。


“许先生,结合您所做的测量表来看,您有轻微焦躁倾向,您说您…”她顿了顿,将目光从测量表移到许博远身上,“感觉身边的事情在重复发生,这个我目前只能保留意见,不过我建议您做一些减压运动……”


同样的话,就连语气、停顿都与昨天不差毫分。


“如果明天您还有类似感觉,您可以记录下来,后天与我预约我再与您……”


再也无法忍受眼前的一切,许博远夺门而出,逃离的路上他跌跌撞撞,医院人来人往却无人驻足观看...

【叶蓝】过招

双向暗恋

 如有ooc,我先道歉

1.

“老蓝,干嘛呢……我靠,你怎么又在和叶修腻歪?”


许博远一巴掌推开脸凑在他屏幕上的笔言飞,说道:“滚滚滚,这是工会之间的正常交涉。”


笔言飞不死心从许博远背后用手臂搂住他的颈项,将他制在椅背上:“什么正常交涉需要双人组队看风景?”


他看着屏幕上的君莫笑用千机伞戳了戳蓝桥春雪,手上也撤了力,叹了口气道:“说真的,你俩就算明天当着全联盟出柜我都不会惊讶。”


许博远扶正耳机后,瞥他一眼道:“你打荣耀真是可惜了,该去做编剧。”笔言飞显然不信:“吁,你就继续装。”“大春一会儿就...

【叶蓝】言灵

蓝河宝贝儿生日快乐!!
如有ooc请见谅 设定第十赛季后

许博远收到了一个快递,是笔言飞帮他拿的,彼时他正在带团本。

“治疗继续控住血线,T仇恨拉稳,近战远程AOE停手,注意注意Boss要红血了!”

键盘被许博远按的啪啪响,笔言飞在他身后看了会儿啧啧两声说:“老蓝真是拼啊,快递放你水杯边上了啊,记得去拿。”

许博远目光就没从Boss身上撕下来过。就这专注度,若不是他开了指挥麦,笔言飞都要以为他网恋了。

许博远也不知听没听进去随意答道,“嗯嗯,谢啦二笔…”话音还没落完语气又急躁起来“Boss红血了!仇恨范围内战法后退两个身位!治疗用力抬MT血线!副T做好准备接主T空隙!召唤师召唤宝宝承...

【叶蓝】相随

 王爷叶x侍卫蓝

ooc属于我 人物属于虫爹


民间流传着一段佳话,讲的是当今陛下曾与其兄誉王让贤。百姓皆道二位贵人品性绝佳,皇位权欲当前相互谦让真乃圣人作风。


这话落入了誉王近卫许博远耳中,他呸了声道:“哪有那么好的圣人,不过是这兄弟二人都不想做皇帝,只想做个不管事的逍遥王爷罢了!老百姓真真是会替那两位心脏润色。”


平民百姓不知道,许博远却是最清楚的,当朝皇帝玩了个金蝉脱壳,带着皇后浪迹天涯,愣给自己整了个“先皇”名号。


先皇不曾立储,皇位继承成了个难题。


先皇膝下只有两位皇子,二人乃是双生子,...

【叶蓝】施咒·上

深 陷在我向你投掷出的爱的魔 咒前,奋力向前逃吧。 

6.9k字数 

目前是少年叶x少年蓝

接受一切关于剧情文笔的建议批评。

一句话文案 标题源于文案


叶修正在紧君莫笑底盘的螺丝,忽然感觉有人踢了踢他露在车身外的脚,他双手用力撑地身下的躺板刺溜带着他滑了出来。


叶秋靠在车上看着满脸机油的叶修表情很是无奈:“你那位今晚有活动。”叶修瞥他一眼又刺溜滑回车底:“嗯,知道了。”叶秋气急敲他车的引擎盖:“诶,你什么态度,去就赶紧的!不然一会儿找不到人白白浪费我这么几天功夫盯梢!”


车底传来一阵...

【叶蓝】心知肚明

老师叶x学生蓝

又名叶老师的学生太可爱怎么办

*注在全文结尾

接受一切关于剧情文笔的建议批评。


1.

社团活动必定带上社团的指导负责老师是荣耀学院惯有的传统。时逢蓝雨社团换届,大春作为新上社长组织了一次聚会,邀请了社团的指导老师喻文州黄少天等人。


原本聚餐安排在晚饭,饭后活动是大家一起去酒吧玩,热闹热闹。但是和老师一起去酒吧怎么都觉得有些微妙,最终还是全员决定改变方案去唱K。蓝河平日在社团里脾气好人缘也好,抓人上麦这事自然是他自然是逃不过的。


薄脸皮如蓝河扛不住众人起哄只能选了首自己熟悉的歌上麦solo,流利的粤语一出震惊四座。四散在包厢里玩闹...

© 待到秋来 | Powered by LOFTER